絕對天國

以〔天國 合一 絕對 婚姻〕為宗旨
 
首頁首頁  歡迎頁歡迎頁  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 登入登入      
導航
 歡迎頁
 首頁
 會員列表
 個人資料
 常見問題
 搜尋
查看誰在線上
目前總共有 1 位使用者在線上 :: 0 位會員, 0 位隱形及 1 位訪客

沒有

最高線上人數記錄為 13 人 [ 記錄時間 :: 周五 15 1月 - 1:12 ]
搜尋
 
 

結果按:
 
Rechercher 進階搜尋
最新主題
統計
目前總共有 383 位註冊會員
最新註冊的會員: geo641129

目前總共發表了 12145 篇文章 在3294個主題中
投票
請提供照片輪流放頭版
周二 12 3月 - 6:58 由 shih
請提供照片輪流放頭版

評論: 0
社會化書簽
社會化書簽 Digg  社會化書簽 Delicious  社會化書簽 Reddit  社會化書簽 Stumbleupon  社會化書簽 Slashdot  社會化書簽 Yahoo  社會化書簽 Google  社會化書簽 Blinklist  社會化書簽 Blogmarks  社會化書簽 Technorati  

在您的社會化書籤保存並分享地址絕對天國

在您的社會化書籤保存並分享地址絕對天國
版面

WELCOME

最優秀的發帖人
同運者:Aquarius*
 
levi
 
提摩太
 
歸心祈禱
 
詛咒魔:Wing
 
利未聯合管弦樂團
 
shih
 
common
 
king
 
ddovwmk
 

分享 | 
 

 耶穌所描述的那位不尋常的父親

上一篇主題 下一篇主題 向下 
發表人內容
may



文章數 : 246
積分 : 520
威望 : 9
注冊日期 : 2011-02-09

發表主題: 耶穌所描述的那位不尋常的父親    周四 13 2月 - 6:18

耶穌所描述的那位不尋常的父親

http://seminary-students.blogspot.tw/2011/04/blog-post_24.html

Kenneth Bailey寫了一本《Finding the Lost – Cultural Keys to Luke 15》,真是一本好書。This book was a gift given to me by Dr. Eckman as a gift。 Bailey博士在中東牧養阿拉伯人教會許多年,觀察了解中東文化,與西方文化作對比,寫的書很有啓發。他告訴讀者,耶穌所講的浪子失而復得的故事,在他的中東聼眾的耳中是極不尋常的,令人深思父神的屬性。

首先,父親健在的時候要求分家產是根本說不過去的事情,等於希望或咒詛父親死。這位父親並不是一個風燭殘年、躺臥家中的父親,而是積極活躍安排一大家子產業和事務的父親。按耶穌時代的法律,兒子分到產業以後在父親有生之年是不准變賣產業的,他若變賣,買主必須等到父親去世才能拿到物業。父親把產業分給兒子以後也不可再隨意變賣產業,只能自己享用。小兒子如此要求分產業是非常絕情的,典型的中東家主完全可以斥責拒絕,甚至把兒子趕出家門的。可是這位父親竟同意了,不知他有多痛心。

第一小兒子無情無義,給他產業就失去一個兒子,強留他在家也是一樣會不滿和怨恨,關係已死。第二他一定知道這個尚未成家的年輕人不會管理產業。第三給他這個自由,或許有朝一日他要回頭,但是代價一定是非常昂貴的。這位父親決心付出這昂貴的愛,同意提前分產業給兩個兒子,把他所要的自由給他。有的聖經學者猜測小兒子是他所溺愛的,可是這兒子連個感謝都沒有表示,“不多幾日”就把他一切所有的都變賣了,帶著銀錢遠走高飛了!所有的鄉親不為父親憤慨才怪。

其次是兒子落魄而歸的時候,這位父親大老遠地看見兒子,竟然親自跑過去迎接他。在中東,有身份地位的人是不跑的,他們打發僕人替他們跑,到現在都是這樣。古時的富貴人都穿長袍,拖到地上的那種。跑就必須要把袍子提起來,那就要把腿露出來了,是那個文化裏感到很沒有尊嚴的。據説祭司在聖殿的院子裏面走,地上有祭牲的血都不好提他的袍子。中世紀某個拉比為了避免被荊棘挂住袍子,走路時把袍子提起來,都要對門徒不住地解釋他爲什麽舉止那樣“怪”。聖經裏面凡“跑”的人大都沒有什麽重要地位,只有撒該在別人都不注意的時候跑到前面去,還爬上一棵大葉子的野桑樹,他根本沒有想讓別人看見他。可是這位浪子的父親,公然在眾目睽睽之下“跑”去迎接他的浪子。

爲此,Bailey博士說阿拉伯文的聖經都不願意把“跑”字翻譯出來:他們所有的版本都要麽說“急忙去”,要麽“趕緊去”---我們都知道耶穌描述形容的是上帝,跑豈不是太掉價啦!其實現在也一樣,一個企業家去打高爾夫球可能會穿著運動衣跑,但他大概不會穿著西裝飛跑,把衣角和領帶都飄起來,不相稱吧?但是對於耶穌來説,這是他的十字架,他輕易地放下神的尊貴榮耀來到世上,被人質疑、被人拒絕不信、甚至羞辱地被人釘十字架!這位父親就是這樣,為了愛他兒子付出了自己尊嚴。

第三這位父親還沒有等兒子開口說什麽,就一把抱著他的頸項,連連與他親嘴。這兒子悔改了嗎?耶穌描述他是打算回來做“雇工”的。注意,不是回來做奴隸,奴隸有飯吃,卻不付工錢。他要作那種做工得工錢的手藝人,不住在雇主家裏,而能夠為不同的人做工,能賺錢養活自己家庭的那種“雇工”。他不敢指望回來做兒子,一個無顏見江東父老的人,可能覺得作兒子也不會有什麽面子和好處(作兒子沒有工錢是一定的)。別看他預備好了“得罪”的説辭,那只不過是硬著頭皮請父親幫忙的起碼手段。誰會願意收他為徒啊?鄰里鄉間的,上次走時只怕是把所有的橋都拆了。那些熟悉聖經的法利賽人聽見“得罪了天,也得罪了你”的話,一定想得起法老對摩西說的:我得罪了耶和華你的神,又得罪了你…(出10:16)。幾乎所有版本的聖經都把此處的ουκετι翻譯成“從今以後不再”的意思。可是Bailey博士指出這個字也是“現在不”的意思,他主張翻譯成“我現在不配作你的兒子”,符合中東文化的心理,意思小兒子很可能指望事物變遷,或許有朝一日能夠賺囘兒子資格。這位父親卻不管,抱了他就親,一點原則都沒有!

中東的男人見面用親臉頰或親嘴來問候,表示接納和友誼。如果不般配,這位兒子應該親父親的腳還差不多。可是耶穌告訴我們,這位父親無條件地給了兒子最接納他的禮遇,當衆充分表達了一個完全和解的姿態。想當年約瑟和他的哥哥們和解擁抱親嘴,是在明確探明了他們的悔改態度之後的。一般在良好的父子關係下,兒子會當衆親吻父親的手,表示尊敬和友好,抱著脖子親嘴是非同小可的,我想這個兒子到此一定感到很震驚。

兒子發言了。他早就想好了說詞,可是現在他恐怕是誠心對自己的行徑感到後悔了。他在眾人面前再也不敢說出“請讓我作個得你工錢的手藝人”,那不是太不知趣了嗎?他深知自己不配在衆人面前接受父親那昂貴的、付上了尊嚴的愛心接納。這樣的愛是無法賺取的!他需要賺多少錢才能補償那損失的產業,並補償父親那顆破碎的心呢?這個世界要我們做點什麽來顯示自己、證明自己能貢獻價值,但在這位父親面前,小兒子必須放棄世界的價值觀,在毫無所誇的情況下全然接受父親的愛心擁抱,不然就是更加不配的。

第四,父親立即吩咐僕人快去把那件上好(最好)的袍子、和戒指、鞋子拿來給浪子穿戴,他決不想讓更多的人看見兒子穿著一身破爛衣裳。因爲兒子在家必須有尊榮、不可受羞辱,他的穿著必須好像從來沒有離家一樣。最好的袍子一般是父親在重要節慶穿用的袍子,拿來給兒子穿上,遇見的人就知道是這個家庭和解了,必須尊重老父親,不敢説三道四。那個戒指是不是個家權印記不太清楚,有些聖經學者認爲是,但它至少代表戴戒者的尊貴。穿上鞋子才合兒子的體統,那個年月只有奴隸是不穿鞋的。中東的文化是個注重榮辱的文化,和中華文化相似,我們比西方人更明白尊嚴體面的重要性。主耶穌透過這個故事告訴我們,父神也要我們有尊榮。回到家裏固然重要,但是仍然穿得破爛就不合宜,我們需要穿戴基督,稱爲“在基督裏”,父神並不是客客氣氣給我們一個稱義的虛名,而是認爲實際上非常必要。

第五,父親吩咐僕人馬上準備宴席,邀請所有親朋好友、重要賓客來一同慶祝。宰了那只養肥的牛犢,由於有個定冠詞在肥牛犢前面,所以顯然是特指某只專門養肥的牛。23節、27節、30節的肥牛犢都有這個定冠詞,the fatted calf,可能是父親專門預備宴客用的。現在中東一般慶祝什麽都是宰羊,婚禮啦,教會獻堂啦,迎接朝聖的人歸來啦等等,Bailey牧師說他還沒有遇到過宰牛的。一只牛犢能夠預備的宴席規模一定很大,兩百人喫吧,那時候可沒有冰箱把剩餘的肉儲存起來。要麽就是慶典非常重要:亞伯拉罕為他的三位耶和華使者客人宰牛,那個交鬼的婦人為掃羅王宰了一只牛犢,Bailey博士說顯然通常都是在下的為在上的宰牛,表達敬重,而這位父親卻為一個最不值得敬重、又深深得罪了自己的兒子宰了那只肥牛犢!

讀到此我感到相當震撼。我們在天父面前難道值得什麽尊榮慶賀嗎?祂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、最軟弱的時候、最冒犯的時候,讓祂那獨一無二的聖子為我們死,好洗淨我們的過犯,難道我們還不願意相信這件事是已經成就、我們現在是祂潔淨的兒女嗎?信基督就是回到一個榮耀的家。讓我們用信心接受這個福音吧,每天住在基督裏,天天體驗新生命的恩典,天天經歷信心所帶來的改變生命的浩大能力!
遵守一切律法的浪子哥哥
這一篇接著前面一文,讓我們繼續看路加福音15章裏耶穌所描述的那位不尋常的父親,來思考神的屬性。話説父親吩咐宰了那只肥牛犢,大家歡慶浪子歸來。

25-28節:那時大兒子正在田裡。他回來,離家不遠,聽見作樂跳舞的聲音,便叫過一個僕人(男孩)來,問是甚麼事。僕人(男孩)說:你兄弟來了;你父親因為得他無災無病(平安)的回來,把肥牛犢宰了。大兒子卻生氣,不肯進去;他父親就出來勸他。

這個翻譯為僕人的希臘字παις,是年輕力壯的僕人,或是男孩子。Bailey博士認爲在這節裏面它應該翻譯成男孩,因爲僕人肯定不會說“你兄弟”或“你父親”如何如何,而會說“我主人”怎樣怎樣。那個文化中典型的隆重宴樂是這樣的:主人雇請專門的鼓樂隊來吹奏跳舞、氣氛特別熱鬧。賓客都穿著禮服進去,而孩子們不進宴會廰,所以總是有一群大小孩子在院子裏歡快地拍手叫閙,大老遠就能聽見。大兒子回到家裏一般應該是馬上進行宴會廰,回應大家的歡呼喝彩(他們大概正在等候他的到來),同賓客們一一握手表示歡迎,互相問候誇讚一下,然後出去換上禮袍回來就座。可是這位大兒子卻在院子外面叫過一個孩子來問是什麽事,好像這樣歡慶有問題似的。

孩子的回答基本代表了全村人對這次宴樂的理解:你兄弟回來了,平安了。平安那個希臘字,中文翻譯成無病無災,其實是用來翻譯舊約希伯來文的沙龍shalom用的。它除了代表身體健康,更含有關係和好滿意、一切安寧的意思。現代中東人彼此問安講Shalom,可以理解為願你幸福,因爲是内心的滿足。這位父親為兒子接受了他的愛深深滿意、他為全家和解而大舉歡慶。浪子的哥哥聽見這個消息卻生氣了!他的心離父親好遠啊。Beiley博士說如果只是為浪子身體健康(無病無災)而歡慶,大兒子也许就不必那麽生氣,從他後面說的話可知,他是對全面恢復浪子的兒子地位這件事生氣。

生氣歸生氣,大兒子的作爲卻是太過分地無禮了。在衆人面前不肯進去參加宴會對於中東的人就好像什麽呢?擧個西方人能夠明白的例子,就像某政府要員以燭光晚宴宴請他最重要的同僚和朋友,席間他兒子忽然衣冠不整、邋邋遢遢進來,在客人面前攻擊辱駡父親一樣。小兒子帶著金銀離家出走讓父親傷心是自家門内的事,可這大兒子卻是當衆耍蠻。Bailey博士說,過去典型的中東文化的父親遇到類似情形會怎樣做呢?立即命令僕人把悖逆之子綁起來,鎖到一個房間裏去,然後鐵青著面孔回來繼續宴客,等客人都離開之後再讓奴隸把兒子帶出來揍一頓。不過在耶穌的故事裏,這位父親可不是個一般的父親,他站起來離開客人出去勸。你可以想得見,事情嚴重,衆人都關注起來,奏樂的都停下來,要看父親如何反應!

這位父親沒有發怒,倒好像家裏若有一人不高興,這喜事就不像喜事似的。他很重視大兒子的氣,所以再次重演小兒子回家那一幕,放下尊榮和體面,傷心地到兒子那裏去勸。我有時就想上帝的脾氣是很好的,詩篇裏面有很多表達對上帝埋怨和不滿的話,祂都允許被人寫到聖經裏去,不介意叫別人也念。

29-30節:他對父親說:我服事你這多年,從來沒有違背過你的命,你並沒有給我一隻山羊羔,叫我和朋友一同快樂。但你這個兒子和娼妓吞盡了你的產業,他一來了,你倒為他宰了肥牛犢。

首先,他不稱呼父親,直呼“你”,Bailey博士指出這是沒有禮貌的,其次他稱浪子為“你這個兒子”,而不是“我兄弟”。中文和合本的“服事”看不出有什麽大問題,可是在希臘原文字面意思其實是說“我像奴隸/僕人一樣為你工作這多年”。真可惜,他怎麽會覺得自己是在為父親做奴隸呢?父親的僕人不夠用,需要他也做僕人嗎?產業已經給他,他不是為自己工作嗎?還有,這大兒子另外還有一班朋友,今天沒有被父親請來?這大規模的宴請都不包括他的朋友們?他希望和自己那班朋友去享用一只山羊羔,卻對眼下和父家一起享用肥牛犢有意見。另外他提娼妓,好像他了解弟弟在國外的生活細節似的。這樣無端地當衆指控,人家若是相信的話,日後哪個姑娘還願意嫁給弟弟?中文翻譯為“放蕩”的那個字,在希臘文裏其實是個中性的形容,揮霍浪費,並不含有不道德的意思。

很有意思,這位大兒子認爲弟弟揮霍掉的錢財是父親的---“吞盡了你的產業”,而不認爲是已經給了弟弟的那份。他也許對於自己遵守法律,不能像弟弟一樣變賣產業感到憤怒吧?這哪像個兒子?他覺得父親宰牛慶祝的目的不是為了自己高興,而是為弟弟。正如耶穌所講的前面兩個故事,牧羊人找到羊歡喜宴客絕不僅僅是為了擡舉那只羊,婦人找到錢歡喜宴客是為自己喜悅,賓客前來恭祝的對象肯定是父親,這位大兒子卻不感到闔家安泰、關係和解有什麽值得歡慶。他的心遠離父親。

31-31節:父親對他說:兒啊,你常與我同在,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;只是你這個兄弟是死而復活、失而又得的,所以我們理當歡喜快樂。

與大兒子對父親直呼“你”相對比,父親稱呼他為“兒啊”,即beloved son。大兒子對於兄弟恢復兒子地位如此介意,或許是擔心日後父親會再給他一份產業?父親立即保證“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”,所有的產業都已經分派完畢了嘛,父親自己在有生之年只能享用、不能變賣或挪用已分給兒子的產業。這個安慰應該使大兒子釋懷了?但是在關係方面,父親還需勸他歡喜快樂。死而復活、失而又得是形容浪子和家裏的關係,但是我們看到,大兒子何嘗不是死的,因而也需要復得呢?

耶穌的故事告訴法利賽人,遵守一切律法根本不能保證不得罪神,而接受祂放下尊榮體面的勸和才是修好關係的關鍵!耶穌降世爲人,替父親勸解衆人與祂和好,願我們能體會出天父心腸,歸回上帝。
回頂端 向下
同運者:Aquarius*



文章數 : 3218
積分 : 8089
威望 : 1
注冊日期 : 2013-06-17

發表主題: 回復: 耶穌所描述的那位不尋常的父親    周四 13 2月 - 21:56

may 寫到:
耶穌所描述的那位不尋常的父親

http://seminary-students.blogspot.tw/2011/04/blog-post_24.html

Kenneth Bailey寫了一本《Finding the Lost – Cultural Keys to Luke 15》,真是一本好書。This book was a gift given to me by Dr. Eckman as a gift。 Bailey博士在中東牧養阿拉伯人教會許多年,觀察了解中東文化,與西方文化作對比,寫的書很有啓發。他告訴讀者,耶穌所講的浪子失而復得的故事,在他的中東聼眾的耳中是極不尋常的,令人深思父神的屬性。


........浪子的比喻跟「中東文化」沒有關係吧 Question Question Question Question 

搞不清楚有啥好大驚小怪的.......
回頂端 向下
 
耶穌所描述的那位不尋常的父親
上一篇主題 下一篇主題 回頂端 
1頁(共1頁)

這個論壇的權限: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
絕對天國 :: 基督教討論 :: 聖經研究與心得-
前往: